学校主站|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正在加载数据...
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大学新闻信息中心>> 西大榜样

西大榜样

他,沉醉在克隆研究世界——记广西首例克隆猪研究者卢晟盛研究员(2012-10-26)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6日 08:52 浏览次数:

  南国十月的风温和而沉静。午后,在广西畜牧研究所地方猪种活体基因库种猪场,动物科学技术学院卢晟盛研究员又来看他的“宝贝”了,他微微俯下身去,“小伙子,你好么?”目光中满是关爱。一只身体呈肉白色、头尾呈黑色、胖乎乎的雄猪趴在栅栏上看着他,嘴里哼哼叫着、尾巴欢快地摇着……。这是广西首例、全国第四例体细胞克隆猪———广西地方优良品种巴马香猪体细胞克隆猪,目前已经四岁。是卢晟盛研究员主持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广西地方优良品种巴马小型猪体细胞核移植研究”的研究成果。
  那么,体细胞克隆猪是怎么回事呢?卢晟盛研究员介绍说,它是利用猪卵巢卵母细胞,体外成熟培养后去除细胞核,再注入广西巴马香猪体细胞,经过融合和激活,最后形成重构胚胎,再移植到受体雌猪体内,受体雌猪怀孕后,成功诞生的小猪就是体细胞克隆猪。这一成果标志着广西体细胞克隆猪技术已经成功。
  卢晟盛研究员说,目前,我们已经建立了巴马香猪睾丸、附睾和肾脏成纤维细胞的分离培养和鉴定体系,为体细胞克隆和转基因等相关操作开辟了新的供体细胞来源。从医学角度看,克隆猪可以为人类异种器官移植研究以及疾病模型研制提供理想的材料,为获得人类异种器官移植所进行的转基因猪等研究奠定了基础。而从经济价值和农业发展的角度看,这项研究为广西特有巴马香猪及其他优良地方品种猪的保种开辟了一条新途径,有着广阔的应用前景。
  那是个刻骨铭心的日子:2007年10月13日上午9时,巴马香猪体细胞克隆猪成功诞生。那个时刻,卢晟盛研究员难掩内心的喜悦,脱口而出“我有后代了”,这是个口误,但又怎能说不对呢?在他的心中,克隆研究已经是他生命中的一部分。自2003年博士毕业以来, 他一头扎进巴马香猪克隆研究的世界里,攻苦食俭、刮摩淬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培育着、顽强坚守着,终于获得了翘首以盼的特殊的新生命。而更令人欣慰的是,巴马香猪体细胞克隆猪现在已经子孙满堂,并健康成长。         
                       “我热爱,我选择”
  克隆的科研世界,是一条艰辛的探索之道。就克隆猪而言,有时候仅仅重构胚的培育过程都要在实验室经过数十遍、数百遍的实验、观察、等待和论证过程等,甚至还可能要经过数百遍的重复过程。整个过程进展十分缓慢,有时候一个数据有一点误差哪怕是丝毫的不相符都会产生问题而使实验搁浅。并且每个环节都紧密相连,决不能有丝毫大意和懈怠,失败了就要回到原点再次从零开始,这就需要极大的耐心和细心及信心,需要超乎常人的承受力。而其过程在我们看来又是那么枯燥和无趣。当被问及为什么要选择这个科研领域时,卢晟盛研究员像个孩子般笑了:“我喜欢科研,特别对克隆研究着迷,感觉很有趣。” 看似简单的一个回答,在背后,卢晟盛研究员又是付出了怎样的顽强和艰辛!          
                       “我怎么可能放弃”
  “我们需要的是手,而不是嘴” 我国克隆先驱童第周这句名言,在卢晟盛身上得到了很好的诠释。行动———是他永远不变的誓言。还是1995年在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的时候,他就开始对相关克隆研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并开始大量涉猎该领域的知识,反复研读这方面的成果,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和科研之中,经常通宵达旦,乐此不疲,并因此被同学们称为“铁人”。在他身上,有很多“佳话”被同学们津津乐道:如有一次,他忘了吃午餐,晚餐又吃得很晚,在路上他对同学说,今天的晚餐很好吃,我好像很饿,吃了很多。他竟然忘记自己是两餐合为一餐吃。还有一个深夜,他在研究一项课题过程中,有一个问题怎么都弄不明白,因为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5个日夜了,他苦思冥想、反复论证都无法找出答案。此刻他想到了自己的学长,于是便给学长打电话请教,丝毫没有考虑时间已经很晚了,由于当时电话信号很不好,学长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便匆忙从几十里以外的住处赶了过来,弄清缘由后,学长不仅没有责备他,反而为他契而不舍的精神所感动……
   就这样,有时候为读一本相关的书籍、为探索一个相关的成果、为获取一个相关的数据,他分秒必争,百折不挠。而更让很多人颇感吃惊的是,一直到他回国,他对那里的山山水水还是依然陌生,竟然说不出一个景点所在。因为除了在学校,他根本舍不得哪管用半天的时间去领略爱尔兰美丽的异国风情。而且正值青春年华的他更没有时间谈恋爱。但,正是那些无悔的刻苦,使他赢得了专为优秀学生而设的爱尔兰都柏林大学学院1997年度农业公开奖。正是那些不懈执著的探索,使他获得了关于克隆知识厚实的积累,为他后来所进行的科研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认为自己不是一个聪明的人,再说,人生时光很短暂,我不能错过最佳的学习时间”卢晟盛研究员说。
  往往科研进入攻坚阶段时,是最艰难和最挑战一个人耐力的时刻。在体细胞克隆猪的研究过程中,把重构胚在母体身上植入的过程,就是异常艰难的过程。这个植入环节很脆弱,它有着严格的卫生指标、时间指标、质量指标等等,稍不留神就会前功尽弃。当这个环节的第一次失败时,卢晟盛研究员没有说一句话,随即带领队员进行了系统的总结和论证,然后就从原点开始了第二次研究。第二次、第三次失败后他依然很平静,继续从原点开始,笃定地投入研究。第十次、二十次失败时,有的学生哭了,有的同事产生了懈怠情绪,而他则平静地说:还有下次,不要紧!但他却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我不会放弃,我怎么可能放弃!我这么深爱着的科研!天道酬勤!当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后,终于,他的第一胎克隆小猪成功诞生了,但他依然没有过多的话语,在大家的欢呼声中,他轻轻抱着那个可爱的小生命,静静地看着它,内心波涛汹涌。他知道,他终于开始了,终于开始迈向他克隆远征的起跑线了。                   
                         “我会一路走下去”
  早晨,刚到上班时间,我走进卢晟盛研究员的实验室,看见他正在无菌室工作,隔着玻璃窗,穿着白大褂的他,在显微镜前,正全神贯注,完全沉浸在他的科研世界,根本没有看见在窗前已经站了良久的我。他的学生说,卢老师凌晨4点就来了。你看他的试验台、桌子、椅子包括显微镜都是一个固定的角度,因为他除了匆忙的吃饭时间和短暂的睡觉时间及定期去种猪场的时间之外,几乎都在这里度过。
  “我们有一位好老师!”他的学生由衷地感叹。连续工作时,他让我们先吃饭。工作时间久了,他让我们先休息。他经常自己出钱给我们买营养品加餐,经常催促我们去健身。而他自己通常大半天都不离试验台,甚至有时候在实验室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有一次,天快亮了,他才从实验室回家,休息了2个小时后,又来到实验室,当他看见有几位同学在做实验,便关心地说:“这么晚了,你们该休息了。”把同学们搞了个满头雾水,原来他把早晨当作了夜晚。卢老师还把做实验当作了一种乐趣,有时候,不经意间我们还会发现,他一边做实验,一边微笑,那份投入和专注,简直如痴如醉……他的行动不断影响着我们,使我们在学习和科研过程中会不自觉地向他看齐。
  他的课题组成员何若刚教授说,在卢研究员身上拥有很多科研工作者所具备的优秀品质,一直在激励着我们。作为课题组负责人,卢研究员为了科研,放弃了自己做学生时养成的运动习惯;为了科研,他放弃了节假日的休息;为了科研,他根本没有精力顾及自己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世界试管双犊之父”的卢克焕教授,而他却默默地靠自己努力着,没有依赖和炫耀之心。他取得了成绩,总把我们推到前台,自己却躲在荣誉后面。而当数次的科研失败,我们感觉难以坚持下去的时候,一向缄默的他反而乐呵呵地为大家鼓劲。他以自己的行动塑造了一位典型的优秀科研工作者的形象———刻苦、执著、奉献、淡泊。
  这位40岁的青年研究员,在科学研究的世界尽管已经取得了成果,如好几个科研项目获得国家级和广西的相关基金资助,多篇论文被相关核心期刊收录、有的被SCI收录,而且他的“广西地方优良品种巴马香猪体细胞克隆”研究成果填补了广西该项技术的空白,他还正在为实现新的突破而继续努力着。但他说,我很不安,做的还远远不够,我需要更加努力。
  “不管我能做多少,做到什么程度,我都会一路努力走下去。”采访结束时,我细品着卢晟盛研究员这句话,遥望前方,高天默默,云霞尽染。(刘娜利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