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站|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正在加载数据...
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大学新闻信息中心>> 西大榜样

西大榜样

/admin/Login.aspx

来源: 作者:秦菲、唐静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09日 17:52 浏览次数:

 

  南宁的夏季热浪翻滚,一个艳阳高照的上午,记者如约采访了梁恩维,这位在天体物理科学研究之浩渺星空执着遨游的学者。“只要专注去做,社会待你不薄。”在采访过程中,梁恩维教授多次强调“专注”一词,这位专注科研的学者谦逊,感恩。从其不凡的谈吐中,记者强烈感受到他对天体物理科学研究的执着,对母校的感恩之情,对学生的谆谆教诲与良苦用心。

天文领域超新星 感恩回归报家乡

  伽玛射线暴是来自遥远宇宙的瞬时高能电磁辐射爆发,其在1967年被发现,是目前天文学中最活跃的研究领域之一。梁恩维1967年出生于十万大山腹地上一个名为六育的小山村。“1967”这一数字,显示着梁恩维与伽玛暴的奇妙缘分。凭着辛勤与执着,他成为这个领域的翘楚。
  2002年,梁恩维选取伽玛射线暴物理方面的研究成果作为博士论文提交,投入到活动星系核的研究,在该领域崭露头角。之后在进入南京大学天文系伽玛暴研究组后,在短时间内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受到国内外同行的关注。2005年,梁恩维在美国内华达大学从事研究工作,与导师张冰教授合作,在伽玛暴宇宙学研究中发现了新的标准烛光关系,该关系被同行命名为“梁—张关系”。
  “我们都是带着一种感情回来的。”2007年,梁恩维婉言谢绝清华大学的邀请,毅然回到母校广西大学任教,继续开展天体物理的研究,创建了天体物理学科点。取得成就的梁恩维总想为家乡做点什么。
  梁恩维在小山村长大,清苦的生活和学习资源的匮乏却练就了他自立自强、勤奋钻研的生活态度与学习精神。从初中到中师、大学、研究生,梁恩维以优异的成绩连续三次被免试保送升学。进入广西大学攻读理论物理专业硕士研究生后,这个神奇而博大的学科吸引着梁恩维一步步探索新知,最终成为这个领域的一颗“超新星”。

同舟共济扬帆起 乘风破浪万里航

  梁恩维在1993年硕士毕业后曾留在广西大学从事行政工作,14年后,在积累了一身的先进知识与科学研究本领后,梁恩维载誉而归,回到这片熟悉的热土上。游子回归故土的疲累并未能使他放缓脚步,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梁恩维辗转到国家天文台、清华大学等科研院所和实力高校进行学术访问与交流,筹建广西大学天体物理研究组。在学校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他仅仅花了半年时间便建立了物理数据处理分析实验室。至此,一个团队,一个实验室,一寸故土,一方星空,他们成了最密切联系的存在。
  众所周知,做科研绝对不是个体劳动,而是需要团队共同攻关。梁恩维在醉心科研的同时,也在怎样当好一个团队领导人方面下功夫,总结出了自己的心得。
  梁恩维觉得一个团队的“氛围最最关键”。“就资源来说,我们与国外的差别并不大,现在网络技术发达,很多资源都是全球共享,大家讨论交流问题,获取文献资料也是很方便的,没有任何障碍。”他认为,国内外研究环境最大的不同就是“氛围”二字。国内还未形成大家都积极踊跃投身其中的“氛围”。说到这里,梁恩维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他举了个例子,在国外,大家聚在一起都是讨论学术,有哪些新现象,谁发表了新的文章,不会聊一些生活琐事或者隐私,有真正是为研究而生之感。
  梁恩维用几个字总结国内外研究环境的差别,就是“是否专注”。“我们不缺聪明,不缺勤快,就是缺乏氛围。”对于如何感受一个学校的学术氛围,梁恩维也有自己的看法:氛围可以体现在办公楼的灯光上。
  “如果一个团队的实验室一到晚上黑漆漆的,那么这个团队也不会有多大的发展。”无数个夜晚,物理楼前是寂寞的路灯,楼内的实验室却灯火通明热火朝天,这支科研团队齐聚案前,忙碌于手中的研究,再进行一番激烈的讨论,废寝忘食,直至深夜。“我感觉在我们整个团队形成过程中最为难培养的就是氛围,因为它需要共同的兴趣、共同的目标。”梁恩维如是说。
  作为一个科研团队的带头人,梁恩维有自己的一套管理团队的方法。这个方法是他在农村参与打野猪时受到的启发,故得名“打野猪法”。村民一起去打野猪,有人冲在最前头领路,大家手持棍棒,拧成一股绳,共同将目标打倒。有共同的目标,团结一致,用人所长,奖惩分明,团队的力量才能发挥到极致。梁恩维的团队有明确成文的利益分配方法,每一位新加入的人员必须遵守规则,成为一员之后可以参与规则的讨论和发表意见,确定规则之后便是严格执行。
  梁恩维的科研团队分为四个学科方向,分别是理论天体物理、高能天体物理、光学观测和探测技术、高能物理探测技术。在科学有效的管理下,梁恩维带领自己的团队专注科研,一路打拼,成果丰硕。2010年11月与国家天文台联合成立“广西大学——国家天文台天体物理和空间科学研究中心”。近年来,实验室承担了包括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计划(“973”项目)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7项、广西科技计划项目、广西自然基金创新团队项目在内的若干重要研究项目。发表SCI论文220余篇,论文被引3000余篇次,单篇被引100篇次以上的高引论文9篇,3篇论文入选 Science Watch,伽玛暴研究领域近两年20篇引用频次最高论文;5项成果写入专著《Gamma-Ray Bursts》。“自己的团队足够强大,才会有资格与强者合作,别人也才会关注到你,主动寻求合作。”
  在梁恩维看来,一个团队取得成就,有个学术能力强、能英明决策的领头人固然重要,但是团队里每一份子的努力与付出更是必不可少。这些幕后工作者们称得上是“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
  “做研究,每一步都是瓶颈,每一步都是困难。因为你探索的东西都是未知的。”梁恩维坦言科研之路道阻且长。每次遇到难题,他都会和成员们相互鼓劲儿,沉下心来,再坚持一会儿,再努力一下子,这些默默的坚持与付出是科研工作者的必修课,也是通向成功之路最朴实有效的方法。令梁恩维忧心的还有如今其团队发展面临的几个现实问题:广西大学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没有博士点,人才培养周期不长,优质的生源难以争取,学科发展会受到限制。“如何突破广西这个地域限制,做到全国领先、世界领先也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此外,团队发展到一定程度,新老交替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慧眼识珠真伯乐 不拘一格育英才

  梁恩维的团队现有20多人,有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的陆睿静教授、万玲玉教授等,还有引进的国外杰出专家张冰教授。此外,梁恩维指导的硕士研究生也参与了科研项目。
  梁恩维认为“研究其实就是‘盲人摸象’。”“盲人摸象”在中国成语里面是贬义词,比喻看问题总是以点代面,以偏概全。但是在科学研究领域,很多阶段都是“盲人摸象”的。不同背景、不同成长环境、不同学术观念的人才聚在一起进行思想的交锋与交融,各抒己见,将各自所描述的事实结合起来,那么就可以把“象”的样子勾勒出来。对于研究天体物理的梁恩维团队来说,引进不同学科背景,比如像天文学、物理学等方面的人才是很有必要的。
  2014年,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有3名学生分别前往德国、瑞士和西班牙进行学习深造。谈起自己的得意门生,梁恩维脸上满是欣慰的笑容。“学生就像我的孩子。”求贤若渴的梁恩维却并没有将这些人才“禁锢”在自己身边,他帮助这些孩子丰满了羽翼后,又给了他们自由翱翔的天空。“我非常支持把最好的学生送到国外去深造。虽然他们留下来能帮我的忙,能帮我做更多的事情,但是我还是想给他们最好的平台,帮他们找到自己最恰当的位置,让他们的才能得到更好的发挥。”
  梁恩维培养学生从不会抱着“为我所用”的想法,一方面是出于对学生的责任,另一方面,他一直认为科学研究的人才吸纳不能搞“近亲繁殖”,如果一个团队里都是自己的弟子,学生的思维会受到制约,思想难以碰撞出火花,这会让团队的道路越走越窄,最后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我希望团队的成员是不同的来源、不同的背景,能够跟我争论起来,有思想碰撞,而不是乖乖听话,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在这样一个科学技术高速发展的时代,学生能够更加便捷地获得各类资源,知识面广,懂得的东西也多。但是,真正有学术理想,并且付诸实践、潜心研究的学生却是少之又少。梁恩维觉得,一个人的理想不应为物质所羁绊与左右。功利地去做学术,是不可能获得真正的成功的。梁恩维这样教导自己的学生:“科学家要耐得住寂寞。”
  作为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梁恩维一直身体力行,从回到母校,奉献自己的知识,到如今淡泊名利,潜心科研,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学生树立了最好的榜样。

  

  哲学家康德说过,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使他敬畏,那就是头顶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律令。宇宙浩瀚,星空璀璨。梁恩维勤奋,执着,奉献,淡泊,正带领着他的团队探索高能天体物理新的高峰。

(新闻传播学院新闻与传播专业2014级专硕班研究生秦菲、唐静/文 陶湘露/编辑)


本文发表于《广西大学校报》2015年10月上半月第529期2版
http://news.gxu.edu.cn/UploadFiles/2015/12/201512011541515013.pdf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