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站|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正在加载数据...
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大学新闻信息中心>> 西大榜样

西大榜样

在感动中积聚正能量——访2016年感动西大学生年度人物(二)

来源: 作者:苏丽静 罗屹钦 韦琼芳 封小玉 覃芳婷 编辑:陶湘露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3日 17:50 浏览次数:

  编者按:去年岁末,学校授予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孙端君、公共管理学院张涌凯、海洋学院“蓝色梦想”海洋科考团队、化学化工学院谢加坚、计算机与电子信息学院陈肇炫、轻工与食品工程学院纳赛科技团队、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蔡尚斌、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冉启斌、校团委“瑶篮”团队、林学院梁国聪等10人(团队)2016年度“感动西大学生年度人物”荣誉称号。砥砺奋进,青年担纲,他们在细碎的时光中守护责任使命,以果敢的意志征战梦想旅程,用稳打实干书写青春无悔。为传递身边的感动,弘扬榜样的力量,本报分两期对这10人(团队)进行采访报道。


纳赛科技团队:创新创业的脚步永不停歇


  “当时(2016年8月)应邀参加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颁奖仪式(第十届中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奖颁奖大会),得到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国家副主席李源潮等领导颁奖,感觉很神圣,我为我们团队感到无比自豪”,纳赛科技团队赴京领奖代表、博士研究生刘秀宇高兴地说道。那一届科技创新奖,纳赛科技团队被授予2015年度大学生“小平科技创新团队”荣誉称号,成为全国获此殊荣的50个团队之一,也是广西唯一的入选团队。
  轻工与食品工程学院纳赛科技团队始建于2011年10月,在该学院教师宋雪萍、聂双喜、覃程荣和唐旭彬指导下,主要由12名不同专业的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和本科生自主组建而成,以大学生科研创新为主要目的,秉承“科技改变生活,创新改变命运”的信念,在科研道路上积极探索,荣获“创青春”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铜奖等奖项,先后在多种国际顶级期刊上发表论文20多篇(其中1区6篇),申请发明专利17项(已授权专利10项)。
科研难,敢于创新
  纳赛团队目前的主攻方向是利用复合纳米纤维素材料生产新型的柔性屏幕基材。传统的柔性屏幕基材存在对水蒸气和氧气阻隔性差、表面粗糙度大、透光性差、热膨胀系数过大和不可回收性等缺点,而纳赛团队自主研发的新型的“纳赛”柔性屏幕基材具有优良的灵敏度、光透性、热和尺寸稳定性、弯曲柔韧性以及良好的生物降解性,适应于社会发展、市场需求和环保要求。
  一项技术的创新,必经千万次的探索,科技创新之路并非如此简单。团队主要负责人、博士研究生
姜言说,“做项目的时候,几乎每天都在实验室呆十几个小时以上,连午餐都在旁边的工作室里解决,老师时常陪着我们一起。遇到实验不理想的情况则需要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指导老师严格要求、悉心指导,团队成员扎实肯干、密切配合,使团队在创新道路上无畏前行。
  实验困难,经费紧张,还要兼顾学习和生活,但团队成员从没想过要放弃。经过多次试验对比,他们最后采用机械法均质化制备纳米纤维素,并在制备前对纤维原料进行一定的生物预处理,使均质化过程更加节能,使制备方法更加绿色环保。“这个方法以前也有,但不成熟,我们查了很多资料,中间也出了不少问题,花了两年时间才做到现在这个程度。在全国来说,这个方法也是很先进的。老师给我们很多帮助,门口的那台机器就是老师从国外引进来的,在国内也就仅有一两台这个规格的机器。”
  在前人的基础上,纳赛团队探索出绿色环保、产率稳定在86%以上(传统机械方法制备纳米纤维素得率为35%左右)的纳米纤维素制备方法,这种方法很好地契合了绿色化学理念。在他们的不懈努力下,采用复合纳米纤维素制备柔性屏幕基材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
创业难,勇于实践
  科研成果上的成功激发了纳赛团队更加强烈的探索欲望,将自己的科研成果进行产业化实践应用,已经成为他们心中迫切的愿望。2016年5月,他们想创立公司,实现科研成果产业化。
  项目实施前期,团队没有任何经济支持,所有费用都来自于指导老师的科研经费。为了节省开支,他们乘坐火车硬座去做市场调研,去拜访相关的企业,有时一趟调研就要在火车上消耗几十个小时。姜言说,“老师也帮助我们联系一些企业,但有时仍会碰壁,团队里负责拜访企业的成员很辛苦,回来还要整理文献、修订实验方案、做实验研究等,创业计划书也是反复修改”。“我们参加创新创业比赛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宣传项目。项目经费挺紧张的,有时候一个设备的零件就要好几万元,我们参加创新创业比赛获得的奖金全部都用于实验”。
  产品不仅要以科技创新为基础,而且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纳赛团队成员一直积极地调研市场,了解市场需求,向厂家宣传自己的产品。目前公司还处于初期阶段,大家都想着运营好公司,并把产品做得更好。
  正如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同志在颁奖大会上寄语所期望的那样,纳赛科技团队心怀远大志向,积极投身创新实践,为科技强国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蔡尚斌: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
 

  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的蔡尚斌至今仍记得两年前第十五届全国大学生游泳锦标赛上,自己代表广西大学出战200米蛙泳项目并一举夺冠后,站上领奖台时的感觉,“那一瞬间有一种强烈的满足感,觉得自己一整年的付出没有白费。”
把游泳当成一种爱好
  与从小接受专业训练的游泳运动员不同,蔡尚斌12岁学习游泳,14岁才首次接触游泳训练,在上大学前,他所接受训练的时间不过4个月。蔡尚斌把游泳当成一种爱好去经营,“在水里,会觉得自己像鱼一样自由自在,水可以把陆地上的一切隔绝了,仿佛烦恼也随之消失。”
  上大学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西校园游泳池遇到了正在训练的校游泳队,萌生了要加入校队的想法。尽管蔡尚斌知道当时自己的水平并不是很高,但凭着对游泳的喜爱,经再三犹豫,他还是鼓起勇气向教练毛遂自荐,提出想跟校队训练的想法。经考核,蔡尚斌成为校游泳队的预备成员。入队之时,他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将自己的水平提升至正式队员的标准。
站上全国赛事跳台
  当爱好变成目标,冲劲有了,痛苦也随之而来。进入校队之后,蔡尚斌每日的训练量骤然提升至四千米,每天要一口气在泳池里游16个来回,这比他之前的训练量多了一倍。刚开始时他觉得很痛苦,超负荷训练使乳酸堆积过多,他身体的肌肉常是僵硬的。训练得晕头转向之时,他只能下意识地不停划水、打腿、换气,每日训练都是靠毅力在支撑。
  有目标就有动力。蔡尚斌不断调整自己的状态,他利用课余时间自己到泳池加练,到田径场跑步增强体能,他还找了许多关于游泳的书籍和视频,研究别人的游泳技巧。每天训练时,他都积极向教练和队友请教。在泳池中,每当觉得坚持不下去了,就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再游一些就能碰到池壁了”“再游两圈就完成任务了”。半年下来,他渐渐能坚持到一口气游三千米;一年后,他终于可以游完教练所布置的每日训练计划。之后,他和校队10名成员一起获得参加全国大学生游泳锦标赛的资格。
  2015年11月5日,蔡尚斌终于站上全国赛事的跳台,检验自己一年多来的训练效果。哨声响起,他猛地扎进水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用尽全力向前游!游到最后一圈时,他趁换气往跳台方向看去,看到自己的裁判员已经站起来了,而左右几道选手的裁判员都还没站起来,裁判员站起来意味着该赛道选手即将到达终点,他心想“快了,快到了”,最后10米,他用尽全身力气加速冲刺,触壁定音,赢啦!蔡尚斌夺得了冠军,并创下该项目的全国纪录,获得“优秀运动员”的荣誉称号。
  之后,他继续在各种游泳比赛中挑战自我,获全国冬泳锦标赛50蛙第六名、100蛙第五名,获广西全民健身游泳比赛“蛙王”称号。在广西全民健身游泳联赛上,个人获得“年度总分第一名”,夺得16个项目奖牌;作为广西大学游泳队队长率领校队获得“优秀团队奖”“团体总分第二名”。
竞技精神贯穿大学生活
  对蔡尚斌而言,每次训练都是“生死较量”,在水里,不动则沉,所以他逼着自己不断勇往直前,而这样的竞技精神也贯穿了他的整个大学生活。
  他不曾因为严苛的训练而放松学业。校队日常训练时间是每天下午五至七时,每天下了课,他立刻背起书包直奔泳池,一个半小时的训练后只有20分钟的吃饭时间,饭后又立即赶往晚课的教室。为抵抗剧烈运动后的疲惫感,他严格要求自己坐在教室前排,在老师的监督下打起精神听课。为弥补因训练而减少的学习时间,他还坚持每天早晨6点起床,提前去学习。两年来,他成绩优异,综测排名专业第一,多次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和优秀奖学金。
  与此同时,蔡尚斌还热爱科研。科学研究与竞技体育一样,都要求争分夺秒,很多时候他只能在晚上或课后才能有时间到实验室做实验,时而需要做到凌晨两三点。尽管节奏紧凑,蔡尚斌却很满足于这样的生活状态,他说,学习和游泳,一个是脑力活一个是体力活,两者是相辅相成的,这样一张一弛的生活反而能让自己不断前行。
  在充分享受游泳带来的快乐的同时,蔡尚斌决心要让更多人感受到游泳的乐趣。他是福建人,家乡是个临海的小镇,夏天炎热的时候许多人喜欢到附近的海里游泳,中小学生溺水事故频发。在2010-2016年间的每年暑假,他都坚持与当地中学老师一同开展关于游泳培训及救生教育的公益活动。7年来,他一共参与开展了上百期公益培训班,共培训了3000多名青少年,使当地溺水事故有了很大程度的改善。
  蔡尚斌很喜欢一句话:“高高山顶立,深深海底行”。立足于高山之巅,才能视野开阔,立志高远,心怀天下;潜行于深海之底,才能容纳百川,潜心修行,脚踏实地。蔡尚斌说,自己所做的都是一些很小的事情,只是因为长时间的坚持,才有机会攀到了高峰,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大学如同大海,勇敢向前探索,他期待会有更多的收获。

 

冉启斌:挑战自我,不忘初心
 

  冉启斌,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管理科学专业2013级学生,以历年加权平均分排名专业第一的优异成绩获保研华南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本科期间,他不仅在学业上成绩优异,而且积极参加各类竞赛,获国家励志奖学金、自治区政府奖学金、5次广西大学优秀奖学金、晨光奖学金、黄奕聪奖学金、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国际竞赛二等奖等荣誉。他说,学习、公益实践、社团活动、外出兼职,构成了他对大学生活最深刻的记忆。
难堪中成长,过程中收获
  谈及大学以来自身最大的变化,冉启斌认为是开朗和自信了许多。他将这一个过程总结为:“在很多的难堪中成长了自己”。性格内向是他最大的弱点,上课回答问题或当众发言都会让他感到难堪而脸红。他说最难忘的是大一时主动报名参加学院主办的一次演讲比赛。赛前花很多时间背讲稿,上台前还在反复练习,但上台后仍是不敢抬头面向观众,甚至因为紧张忘记了演讲内容,于是只好把讲稿拿出来照着念。比赛结果虽然不尽人意,过程却让他成长和收获良多,发现在众人面前表达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他笑着说道,“还有,第一次在部门例会上发言时,因为紧张用了家乡话,改了几次还是没改过来,引得大家大笑。”此后,他刻意练习普通话发音和当众表达能力。大一时,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逼着自己去跟别人交流,慢慢从被动交流变成主动交流。从小干事到社会实践部部长,到最后成功竞选学院学生会主席,“每一个阶段都是战胜自我的过程”,他回忆道。
不畏困辛,迎难而上
  在冉启斌看来,坚持是做好每件事的关键。他坚持每天早晨7点起床,熬夜学习、工作是家常便饭。冉启斌很忙碌,“周末在宿舍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他的舍友说。每周制定学习计划,把学习时间和工作时间科学划分开来,合理的安排和不懈的坚持让他学业工作两不误。
  还记得组队参加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国际竞赛期间,因是寒假本地队友回家了,他一人留守宿舍的孤独,以及荣获二等奖后的欣喜。还记得担任学院学生会主席期间所负责的毕业生晚会策划,他用了五天时间甚至熬夜到凌晨两三点,做出了三十多页的周密详尽的晚会策划。现在学院学生会策划晚会,仍在沿用“冉启斌版”策划为基础。
热心公益,自强不息
  因家庭经济困难,冉启斌从小得到了社会各界的资助与关爱,他说要“饮水思源。”大二时,他组织成立了学院第一个志愿者协会——晨曦志愿者协会,并担任第一届会长。在组织学院同学参加公益的同时,他个人的公益服务脚步也不停歇。他还成功申报校级公益项目《夕阳守护之花,关爱独居老人》,并在结题验收中被评为优秀。
  冉启斌还在公益活动期间与一些老人建立起“忘年之交”。“老人们喜欢聊新鲜的东西,而我们就是让他们和新时代接轨的一个纽带。在聊天中老人感到快乐,我自己也会感到满足。”连续两年冬至节,他们公益团队都到一对晚年丧子的老人家里度过,他觉得这可以给老人一点温暖和安慰。
  为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同时也更多积累工作经验,锻炼强大内心,大学三年多来,冉启斌坚持兼职各式各样的工作。除了校内勤工助学,只要有空余时间和兼职机会他都去尝试,家教、发传单、推销产品等工作都做过。他曾同时兼顾三份家教,忙得不可开交却也享受这种充实的感觉。
  “没有本就悲惨的人生,只有轻言放弃的人”。要用满腔热血和努力去溶解残酷,把艰难险阻化解为前进的动力,这就是冉启斌。

 

“瑶篮”团队:构筑瑶乡儿女的“摇篮”
 

  在广西大学,提起研究生支教团可能不是所有人都了解;提起“瑶篮”团队,也许有人不知道;但说起富川蜜桔义购、暖冬计划,大家却都不陌生。这些热点活动的推动者,正是“瑶篮”团队。
  “瑶篮”团队是在广西大学研究生支教团的基础上发展而成,以完成西部计划志愿服务工作返校读研的研究生为团队骨干。截至目前,“瑶篮”团队已将60600元用于实施瑶乡图书室和心理咨询室建设项目,累计捐赠图书6300余册、图书架20个,建造图书室4间、心理咨询室1间,爱心款项的使用覆盖贺州、百色、河池3市8县10乡12村,援助乡村小学12所,直接或间接帮助留守儿童3000余名。2016年12月,由“瑶篮”团队申报的“山礼果‘瑶篮’计划—让爱回家”项目荣获第三届中国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大赛金奖。
  王万奇同学和刘俊伟同学是“瑶篮”团队的主要负责人,记者走近他们,谈一谈两年来,“瑶篮”团队如何为瑶乡儿女构筑起一个个真正的“摇篮”。
瑶篮初现:给孩子一个摇篮般的成长环境
  2014年本科毕业,王万奇放弃了10万年薪和直接保研的机会,选择去富川支教一年。支教快结束时,王万奇苦恼了,“我支教结束离开了,那谁来继续帮助这些孩子?谁能够带给他们更多关怀?谁把这份爱延续下去?”于是,以接力方式持续开展支教地志愿服务的“瑶篮”计划开始在他的脑海里萌芽。
  返校读研后,王万奇马上把“瑶篮”计划想法付诸实践。在学校团委的大力支持下,以王万奇和刘俊伟为发起人的“瑶篮”团队诞生了。团队成立后,不仅是富川,都安、大化、那坡……越来越多的贫困县有了“瑶篮”的足迹,这份缘起富川的支教情,以更大的热量温暖着更多的瑶乡儿女。
  “摇篮是什么呢?婴儿躺在里面,这是他最弱小最需要关怀时的一个庇护场所。”给贫困儿童营造一个摇篮般舒适的成长环境,是“瑶篮”团队成立的初衷。
瑶篮模式:自救自助自立自强
  作为“瑶篮”计划的发起人,王万奇将自己在富川支教时的经验带到了“瑶篮”团队志愿服务模式中。他口中的“富川模式”是一种更倾向于自救自助、自立自强的志愿服务模式。
  善款,在普世认知里都认为是通过募捐得到的,但是,“瑶篮”团队敢于改变这种只伸手向别人“要钱”的公益模式,鼓励并支持贫困县自己去“挣钱”。广西是中国五大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经济发展较为落后,但因得天独厚的地理气候条件享有“水果之乡”的美誉。“瑶篮”团队灵机一动,为何不把志愿服务与当地农产品销售结合起来呢?于是,“山礼果”蜜桔义购走进大众视野,通过销售富川特色农产品蜜桔筹集公益基金。“爱心果,虽然叫爱心果,但越是爱心果,越要保质保量”,“瑶篮”团队做了这件事,就要负责到了底。
  在精准扶贫的大背景下,“瑶篮”团队更多的是整合和合理利用社会资源,结合贫困县当地特色,助力于经济脱贫,更助力于教育扶贫。

瑶篮故事:图书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
  精准教育扶贫,“瑶篮”团队相信“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力量。在交通和通讯较为闭塞的大山里,对于孩子们而言,一本好书远比一件漂亮衣服、一双漂亮鞋子要强得多。
  2016年4月,“瑶篮”团队赴我校驻村第一书记所在的那坡县。在城厢镇百林村完全小学,团队成员将捐赠图书按年级分好类,给每个班级安置了一个图书架,每个图书架上放置至少40本书籍。孩子们每升到新的年级,教室里都会有适合本年级的书籍供阅读。“这是黑板,这是门,旁边就放着一个‘瑶篮’图书架,多好!”说起这些,王万奇无比感慨。
  下乡对于“瑶篮”团队来说再平常不过,提及大山里恶劣的环境,谈起雨后在泥地里摔得狼狈的模样,再想起留守儿童渴望的眼神,他们最终的选择都是坚持,再坚持。
  “瑶篮”团队荣获了跟志愿服务相关的诸多荣誉,但他们认为,“获得这些奖,不是停止做志愿服务的理由,而应当是继续做下去的一种动力”。

 

梁国聪:“熊猫血”珍稀,助人心更贵
 

  林学院生态学专业2014级学生梁国聪,从2016年6月份起,三次自费前往柳州市人民医院,为白血病患者郭志彪捐献RH阴性O型血,患者父母为表感激,带着感谢信从柳州来到南宁,梁国聪的善行也随之被媒体广泛报道,人们亲切地称他为“熊猫侠”。
善心牵引出缘分
  2016年6月的一个晚上,梁国聪刷着手机看讯息,突然看到一则求助信息:一名女生称在柳州的哥哥郭志彪患了急性白血病,急需RH阴性O型血即稀有血型“熊猫血”。梁国聪想到自己恰好正是这种稀有血型。在证实信息属实后,听到患者家属说郭志彪情况十分紧急,梁国聪马上订第二天一早的动车奔赴柳州。从此,他与郭先生一家就开启了一段由善心牵引出的缘分。
  6月21日,天刚蒙蒙亮,梁国聪就轻轻地起床,穿过静悄悄的西大校园,去往南宁火车站。直到坐上动车座位,梁国聪还十分困倦,在车上昏昏欲睡。当时的他“什么也没有想,就是平常地去献血,除了路程比较长。”
  当天9时许,梁国聪在柳州火车站见到了焦急等待着的郭家父母。他马上随他们前往柳州市人民医院,挽起袖子就捐献了一个治疗量的血小板。“因为那天下午我还有课,献血结束时已经接近我买的回程票发车时间了”,刚刚献血结束的梁国聪连午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匆匆告别郭家父母,坐上了回学校的动车。
  在儿子生死未卜时,郭母在微信中对梁国聪这样说,“我儿子身上流着你的血,你就是我的儿子,不管我儿子将来怎么样,我都会把你当作是亲生儿子一样看待。”
为生命本身动容
  梁国聪第二次踏上去往柳州的动车是在同年8月4日清晨,“几乎都是紧急的情况,由于临时起意,只能买最早的一班火车,尽快到达医院献血”。这一次,梁国聪在柳州陪伴着郭志彪度过了三天,鼓励患者积极接受治疗。
  在陪伴的日子里,梁国聪有一个印象非常深刻的情景,“那是平时我们没有患病的时候感受不到的”。当他行走在医院里,看到许多因为床位不够而被迫住在走廊上的病人,人来人往、声音嘈杂中,他从病人的眼中看到了求生的渴望。“他们每天都花很多钱,在那样差的条件下就像是花钱买罪,但是大家都在那么努力地渴望着生存。”说到这里,他语气缓慢,神情悲戚。
  同年9月11日,梁国聪第三次早早地赶到柳州的医院,给患者献完血后又匆匆赶回学校。
  从陕西农村走出来的梁国聪,非常理解郭志彪作为父母的儿子,同时作为一名新生儿的父亲,“上有老,下有小”,他的倒下对家庭和经济将带来多大的困难。三次赴柳州献血梁国聪都是自掏车费,郭母多次想要给钱梁国聪,让他买点营养品补补身体,他都拒绝了,梁国聪说,“我是去帮助他们的,最不想看到的是我反而成为他们的麻烦。”
稀有血型并不特殊
  梁国聪认为自己是一个务实的人,“比如说这几次献血,想做就去做了”。在郭家父母送来感谢信之前,这些事并不周知。后来,媒体报道接踵而至,“想到媒体的报道可以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他就尽力配合,利用媒体关注度帮郭先生一家寻找血源、筹集善款。
  谈到“英雄”“熊猫侠”,梁国聪没有想过把这些标签贴在自己身上。他认为,如果拥有稀有血型的人不是他,而是其他同学,他们也会去做同样的举动。“平时大家都会去献血,并不因为我是稀有血型而有所不同,大家都是在帮助他人。”
  据悉,今年3月8日,患者已经顺利完成手术,目前情况稳定。梁国聪这样总结九个月以来为郭先生一家所做的事,就一个字:“值”。
  对于梁国聪而言,能够帮助到别人想帮却帮不了的人,是一种幸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他的身体里能够流淌着这样的稀有血型,能够因此救回命悬一线的生命,这让他更加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决心要爱护、锻炼好身体,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苏丽静 罗屹钦 韦琼芳 封小玉 覃芳婷/文 陶湘露/编辑)

 


本文发表在《广西大学校报》2017年3月下半月第556期第3版

http://news.gxu.edu.cn/UploadFiles/2017/4/201704250843456067.pdf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