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西大榜样  >  正文

黄福:不被环境所屈服的制糖者

来源:     作者:蔡婉君    发布时间:2019-05-27    阅读数:

字体: [ ]

    编者按:中国人食糖用糖的历史十分悠久。两千多年前,中国通过丝绸之路将蔗糖带到世界各地;今天,也有那么一群西大学子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打开了中国糖业面向世界的“大门”。黄福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用扎实的理论、突出的设计、良好的管理、勤劳奉献的精神为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合作交流谱写着新的篇章。以糖为镜,照见千百年来,中外文化交流、民俗文化传承与演变的历史;以糖为镜,照亮“一带一路”下65个国家地区的崛起与繁荣。

 

黄福与部落居民,右二为黄福

 

    每天早上,黄福六点半准时起床。从所住的简易板房出发,独自沿着营区内边走边沉思。沿途群山缠绕,广袤原始,有极远处群山之巅上折射的暖阳,还有漫天的朝霞。有时,他也会爬到营区后的大山上,看着营区与周边广袤的土地散落着几十个原始部落,他在心里不断思考:“这片土地怎么才能变成一片工业园?”
    30分钟后,黄福来到OMO5项目现场——南苏丹和肯尼亚及埃塞三国交界的项目所在地,正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埃塞俄比亚是一个陌生的国度。她似乎和任何其他非洲国家无异,遥远而神秘。而对于这些像黄福一样敢于拼搏的西大人而言,这片土地承载着特殊的意义。
    2017年4月6日黄福从北京出发,经过十多天的长途跋涉,穿越东非大裂谷,到达埃塞欧姆地区的OMO5项目现场。沿路上,他看到一个个原始部落,那里的居民们衣不蔽体,缺少水源,所住的房子如鸟笼一般,这片人类的发源地竟没有一丁点现代文明的痕迹。隔一座山就是南苏丹,往南走20公里是肯尼亚,部落的居民几乎人手一把AK47步枪。“当时怕不怕?”记者带着不可思议与恐惧问道。“不怕,我们做的是好事。” 黄福轻松地答道。当时他就下定决心,要在这片被认为是非洲最不发达的地区上把糖厂建好,不仅如此,还要把这个地方建设成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城市。
    在国外做工程,很多困难不可预见。糖厂周边的两个原始部落——杨家通与索罗门经常发生冲突。为保障员工的安全以及项目的顺利进行, 必须让两个部落签订和平协议。黄福四处奔波,为和平大会筹备了2个月。会议当天,看到两个部落的居民一个个把枪分别放到两边的树下,上百只枪被联邦警察看守着,黄福不由得紧张起来,如果发生冲突,后果将不堪设想。会议正式开始,两个部落的方言、阿姆哈拉语、埃塞当地语、与英语加在一起共五种语言在黄福耳边此起彼伏。五六个小时过去了,大家一致认为要和平,共同指着旁边的那棵树说: “今天所说的这棵树都听见了,希望大家遵守诺言,实现和平。”说完后,四周响起热烈的掌声时,黄福终于松了一口气,用力鼓掌。糖厂周边至今没有发生过一起冲突事件。 
    实际上,这不是黄福第一次在艰苦的环境中制糖。本科毕业后去到了偏远大新县雷平糖厂做工艺学员。从生产技术到管理岗位,他一做就是12年,整个制糖技术烂熟于心。2011年,他去到了中工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前往印尼三林糖厂做了两年项目调试;2013年他又去到了玻利维亚的圣布安娜文图拉糖厂制糖;2017年年初,他来到了现在的公司--江联国际工程有限公司。
    2013年8月,该公司与埃塞尔比亚政府签订了建设日处理甘蔗24000吨、原料产量3000吨的OMO5糖厂合同,并于当年11月启动。但由于种种原因,OMO5糖厂一直没能开始投入生产。黄福临危受命,在4月份出发前往埃塞尔比亚,负责埃塞俄比亚OMO5现场管理,并且兼管着设立在其首都亚迪斯的江联国际埃塞分公司。
    在埃塞也会想家,但黄福想得更多的还是大家。疟疾在当地猖獗,为了保证员工的生命健康,一到营区就与同事把周围的环境清理干净,配备各类卫生用品及常用药。埃塞缺水严重,营区里打了两口井,提供日常用水,黄福外出时会把空桶全部装满水,在路上发放给居民。除此之外,他发动员工积极运动,在每周六会组织足球比赛,为大家的生活“加点糖”。
    项目条件艰苦,每当产生放弃的念头,他就会想想曼德拉,“他在5平米的监狱呆了25年”,黄福感叹道,“想想我这个情况比他好得多了,我一定要坚持下来。”在大学时,老师就说这是个“甜蜜的事业”,鼓励他们往国外走,把这份“甜蜜”带到世界各地。母校、老师对黄福的影响很大,他先后在广西大学学习了八年,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也强调着自己是一个出来做工程的西大人。勤劳、奉献的校训精神也一直在工作中激励着黄福。
    黄福坚信在自己与其他来埃塞的制糖者的共同努力下,糖业将来会作为埃塞尔比亚出口行业的三大支柱之一,给当地带来很大的经济收益。“一步一步来,让这个国家更富足”,黄福坚定地说。

 

编辑:

上一条:励志!他是西大2017届优秀毕业生,被清华大学物理系推荐免试直博

下一条:人物专访|刘思怡:这些艰苦,走过了便是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