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西大榜样  >  正文

黄锦嫦:热爱红树林的女神外教

来源:     文字作者:    图片作者:    发布时间:2019-01-04    阅读数:

字体: [ ]

 

    黄锦嫦,广西大学亚热带农业生物资源保护与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老师,林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科学院博士后,她致力于红树林的生态保护研究。2016年入选广西自治区高校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百人计划”。曾多次前往广西至东南亚一带的红树林进行科学研究,为红树林的生态环境保护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初见黄锦嫦老师,是在一个凉快的下午,这在夏季的南宁是少有的好天气。黄锦嫦老师看起来真的非常年轻、漂亮,面容似与大学本科生一般闪着青春的光彩,但气质又多了一份优雅和成熟。
    黄锦嫦的办公室不大,但很简洁,办公桌面对的是一面写满单词的白板,上面写着各种植物的单词,背后则是一幅梵高的“白玫瑰”画,让人感到复合着科学和艺术的气息。

 

血浓于水,心系中国

    黄锦嫦是马来西亚籍华裔,英文名为Alison Wee。她的爷爷和奶奶是海南人,外公是福建人。虽然她出生和成长于马来西亚,但是黄锦嫦从小到大的生活都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家人很重视中文教育,家里的五个小孩,其中就有四个在马来西亚的华人学校上学。黄锦嫦从小就开始学习中文,中文发音标准,与我们交谈毫无障碍。
    马来西亚的华人学校上课时虽然还是用马来文教学,但在课余时间老师和学生通常是用中文交流。在初中和高中阶段,中国书法和诗词等都是必考的科目,这大大加强了她的中文听、说、写的能力,同时也使她对中国的文化更加喜爱。
    2013年,黄锦嫦从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毕业。2014年8月,她来到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工作,这才是她第一次来到中国。因为从小就有接触中国文化,初到中国的她感到陌生而又熟悉。但她很快就适应了,并对今后在中国的日子充满期待。

 

结缘版纳,安居西大

    2014年在西双版纳工作的时候,黄锦嫦与来自荷兰的科研人员尤瑞·斯特里克博士相识相爱,并于2015年走入婚姻殿堂。
    尤瑞·斯特里克先来到广西大学工作,担任广西大学亚洲与非洲植物基因组学、系统学、生物地理学和分类学副教授。2016年,黄锦嫦应邀参加现任广西大学林学院曹坤芳研究员的科研团队,来到广西大学林学院担任副教授。 
    “广西大学的科研条件很好。”黄锦嫦说。她很高兴于广西大学能够提供分子实验室以及科研充足需要的实验设备器材,这些良好的科研条件非常利于她的科学研究。黄锦嫦夫妇俩先后来到了广西大学,如今,他们有了属于自己可爱的宝宝,在西大有了一个温暖的小家。
    黄锦嫦2004年便离开马来西亚到新加坡求学,在新加波学习和生活了十年,早已习惯在外奔波的日子,因此,她很快就适应了在广西大学的生活。在校园里,黄锦嫦的生活朴素但却很充实。不喜热闹的她,生活圈子仅仅局限于广西大学校园内以及校园周边,平时除了到学校附近的沃尔玛超市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外就很少离开校园了,只有好朋友盛情相邀聚会时才会偶尔到南宁市中心去。
    对工作充满热情和干劲的她也会注重劳逸结合。她喜欢运动,在生活中的闲暇时光有时到校运动场跑步,有时去东门外的健身房上瑜伽课。“在广西大学这样生活方式与我在新加坡的学习生活很像,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黄锦嫦最大的爱好就是画画。来到中国后,她对中国画很感兴趣,常常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学习中国画的画法,向中国朋友请教如何画中国画。采访之时,她向我们展示了她的白描作品。向笔者介绍时,黄锦嫦的脸上神采焕发,语气里充满喜悦之情。

 

追逐梦想,乐此不疲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英雄,黄锦嫦也不例外。从小热爱自然的黄锦嫦被英国动物学家珍妮·古道尔的魅力所深深吸引。幸运的是,在新加坡求学的时候,黄锦嫦有机会旁听了珍妮·古道尔的演讲,并与她互通了书信。这封信件,黄锦嫦至今还细心的保存着。谈及自己的偶像,黄锦嫦在她的脸上充满了敬佩和自豪的神情。
    黄锦嫦从小就致力于保护生态环境,她觉得人类应该要好好爱惜自然。因为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对偶像——珍妮·古道尔的崇拜,她主动选择在大学本科时期就读于生命科学专业和硕博连读时就读于生物科学专业。
    科学研究对于很多人来说常常是枯燥无味的,甚至充满危险。野外考察对男士来说也是一门挑战,更别说是一位瘦弱的女人。我们无法想象:眼前这位举止端庄、温柔的女士,如何在险滩进行科学考察。做红树林研究的女性很少,因为红树林地带是很危险的并常常是又臭又粘的泥沼。但黄锦嫦一点都不畏惧:“做科学考察时,我就变得像女汉子一样,这真是很有趣”。
    即使周围充满危险,也阻挡不了黄锦嫦对工作的热爱。她曾在充满咸水鳄的澳大利亚海岸冒险进行科学考察。面对咸水鳄随时出现并攻击人的危险,换成平常人恐怕早已是胆战心惊,但是黄锦嫦当时更多心怀着科学研究的热爱胜过了内心对咸水鳄的恐惧。
    黄锦嫦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当初在新加坡采样。那次采样,她只身一人。采样的地方突下暴雨,河水迅速上升,同时海面正在涨潮,可谓是前路不能进,后路不能退。河中的水快要漫过胸口,稍有不慎就会被冲走,不会游泳的黄锦嫦就这样被困住了。“当时后悔了。”她眼看水面越升越高,再不转移就会被洪水冲走。好在她最后另辟蹊径,找到了小路,翻过工厂的墙,到达安全的地方。每每回忆起此事,黄锦嫦仍然心有余悸,此后她便开始学习游泳了。
    谈到这些艰辛的科学考察往事,黄锦嫦的脸上也全是笑意与坦然,正是对大自然的真心热爱激励着黄锦嫦一步步探索与前进。

 

初为人师,奉献西大

    来到广西大学任教,对黄锦嫦来说是一件既快乐又充满挑战的事。
    课堂上,与学生们交流讨论学术问题在她看来是一件快乐的事情:她尽自己的能力“授人与渔”,大家一起畅所欲言,一起探索科学的未知领域。“看到一个学生慢慢进步,很有满足感。”和学生们一起进步是她最开心的事,学生的成功也令她感到光荣。
    对黄锦嫦而言,其挑战,便是如何在学生面前树立一个model(模范)。她认为细节往往可以决定成败,一定要从细节上严格要求自己,再用细节去影响学生。作为一名老师,一定要为学生树立正确的标杆,这是一名老师的责任。
    有一次,她刚从医院手术回来的第二天,她就来到办公室工作了。黄锦嫦这种忘我的工作精神感动和影响着她的学生。
    黄锦嫦认为老师还要掌握许多教学技巧,要利用教学技巧让学生更好更快地掌握专业知识。
    作为硕士研究生导师和外籍博士生导师,黄锦嫦善解人意,常常听取学生们的意愿,尊重他们的选择。和自己的博士研究生和硕士研究生第一次见面,她都会问他们一个问题——“你的理想是什么?”,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学生完成理想。有的学生毕业后并没有选择与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放弃对植物的科学研究;对此种情况,黄锦嫦虽感到遗憾,但还是会尊重学生的选择,不再强求。
    对于未来,黄锦嫦表示:只要广西大学需要她,她将继续留在广西大学任教。现在,黄锦嫦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课题组得到更好的发展,对红树林的研究有更大的进展,同时,她还希望自己的研究组能招揽到更多的顶尖人才,广西大学能早日成为世界名校。

 

记者札记

    正如居里夫人所说,“科学的探讨研究,其本身就含有至美,其本身给人的愉快就是报酬;所以我在我的工作里面寻得了快乐”,热爱生活、更热爱红树林的黄锦嫦从红树林里寻得了她的快乐。
    红树林是热带、亚热带海湾、河口泥滩上特有的常绿灌木和小乔木群落;它生长于陆地与海洋交界带的滩涂浅滩,是陆地向海洋过度的特殊生态系;突出特征是根系发达、能在海水中生长;红树林对生物多样性具有重要意义。
    红树林可谓是“消浪先锋”、“海岸卫士”, 红树林消浪带是构筑海岸防护林体系的首选防线。1986年中国广西沿海发生了近百年未遇的特大风暴潮,合浦县398公里长海堤被海浪冲跨294公里,而凡是堤外分布有红树林的地方,海堤就不易冲跨,经济损失就小,人们感受到红树林是人类的“保护神”。由于围海造地、围海养殖、砍伐等人为因素,我国的红树林面积由40年前的4.2万公顷减少到1.46万公顷。从上世纪60年代起,仅广西沿海一带的红树林就锐减了66%。我国红树林生态系统正面临严峻的现状。
    我们需要更多像黄锦嫦一样致力于保护环境的科学家,来共同保护我们生存的环境。

 

 

韦玉晶/文
 

由受访者提供/图
 

 

本文于2018年12月27日发表在“微闻西大”微信公众号

 

编辑:

上一条:清华直博生专访 | 闫圣钰:用专业能力报效祖国

下一条:保研生专访| 张钊——光会在黑暗里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