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西大榜样  >  正文

梁鹏伟:在舞狮中坚持初心的年轻人

来源:     文字作者:    图片作者:    发布时间:2018-11-26    阅读数:

字体: [ ]

 

梁鹏伟,广西大学资源环境与材料学院矿物资源工程专业162班学生,现任广西大学数信龙狮协会会长。

我们的采访地点约在了数信学院,我们到时,他还未到。几分钟后,一个瘦弱的身影朝我们走来,“不好意思,迟到了。”他挠着头,害羞的说。他招呼我们在石桌坐下,“怕你们被虫咬”,转身,他就跑进了数信学院拿杀虫药水。

这是小闻和他第二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是在一个月前的“百团大战”上。

那时候的他,在30多度高温天气下,下半身还套着表演服装,满头是汗,看得出来是刚刚表演完。我们说想要一些龙狮协会表演的图片,他二话不说,和小伙伴在大本营旁的空地上摆起了造型让我们随意拍。

也是在第一次见面,这个男孩子开朗外向的性格,以及他对舞狮这项传统文化的坚持吸引了记者。今日见他,卷发下面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一件白色短袖,深蓝色裤子,蓝色球鞋。经常训练的他看起来朝气满满,非常阳光!

广西大学数信龙狮协会,听到这个名字,也许你会很陌生,但这个每年只有十几个人的社团,其实一直活跃在校园,“十八路鼓”的鼓乐声经常回荡在数信学院的空地上。练体能是每天的必修课,师兄师姐们担负起“师傅”的责任,对新成员倾囊相授,直到他们能够独立表演,并肩而行。

身为会长的梁鹏伟也是如此,从知之甚少的菜鸟到近乎全能的师兄,他的付出超乎想象。滴水之所以成就今之泉涌,是日复一日的坚持。

 

兴趣与责任

 

古往今来人们开始探索,都应起源于对自然万物的惊异。

梁鹏伟对于“龙狮”文化的初接触来自于家乡过年过节时,乡亲们自发表演的舞龙舞狮节目。灵活的狮子从面前摇摆而过,少年心中好奇的种子便埋下,等待着发芽的一天。

来到大学,梁鹏伟因着心中的那一份兴趣加入了“龙狮社团”。也许他一开始仅仅是为了满足心中的好奇,又或者是为了一尝少年时的梦,但当他跟随者社团成员们进行每日训练,跟着师兄师姐们深入学习“龙狮”运动之后,他便为“龙狮”文化的魅力所折服。传承与发扬,是扛在肩上的责任,也是值得引以为豪的荣耀。

又一年春节,梁鹏伟的家乡的龙狮队伍里多了一位青年的身影,当年那个看着别人舞狮的少年,如今已成为了“狮头”。他的双手挥舞着狮头,踩着鼓声,循着旧路,一如当年。

学无止境,梁鹏伟除了参与社团的训练,还不断地与校外的狮队合作,进行学习与交流,提升能力。他的第一次爬高杆表演便是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完成的,除了过硬的体能和强大的心理素质,还有扎实的功底,以及不断学习新的技能的原因在其中。

年少时的种子有了阳光和雨露,已经生根发芽,日渐壮大。

 

坎坷与磨合

 

刚开始舞狮那会儿,梁鹏伟觉得自己挺笨拙的,拿起的狮子像病猫一样。

他一开始是通过狮子的嘴巴往外看,狮子的眼睛就冲上天,毫无狮子的神态,多次练习后慢慢的就学会假装用狮子的眼睛看东西,用余光看路。多次练习,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慢慢改过来。手上挥舞狮头的力度要大,有顿挫,狮子才好看。

接触鼓乐,梁鹏伟发现自己乐感比较差,多亏了协会师兄的耐心教学,周末还特意加训。如今,他是社团里唯一会敲锣的成员。

2017年12月份,为了参加社团巡礼活动,他和小伙伴在东苑四楼排练。由于场地过低,当他和搭档在做狮子向正前方跳跃这个动作时,他手中的狮头挂到了舞台上方的铁杆,为了保护狮头,他当机立断的松开了手,摔了下来。

舞狮是一项危险的运动,在训练的过程中,小腿会疼,腰会脱皮。狮尾把人举起来,需要用双手抓着腰,做各种大动作的时候,会有摩擦,指甲会脱皮甚至黑掉。梁鹏伟作为狮头,虽然没受过伤,但是表演的时候,特别是类似跳桌这种难度比较大的动作,一旦配合不好,容易出事。

他顺势拿起桌子上的两瓶酸奶演示什么是飞桌。“两张桌子,从这里跳过来,需要两个人同时跳过去,叫做飞桌。”他张开手臂,跳的距离比一个手臂还长。新队员练跳桌,都需要先在地上把脚步练好。他用移动酸奶来展示桌子不同的摆法。比如两三张叠一起,就会高一点,然后上个头就有三米多,踩着肩膀差不多四米。校外的狮队要求两张桌子品字形再加个酒坛,狮尾站在酒坛上,狮头再站到狮尾的肩膀上。“我们现在不要求练这个,太高了,不稳,危险。”

他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爬高杆的时候,在没有排练的基础上直接上场表演。第一次,对他来说极其慌张。一只手抓狮头,一只手抓杆,不敢动。狮头根本就没有动起来,只有狮尾在动。

每场活动都需要队员的配合,出活动一般出双狮,四个人,加之鼓乐部分(三人)排一个套路需要两三天。有些动作是靠临时发挥和创新,过程中会遇到困难,需要大家的团结。大家学业比较繁重,有的时候排练需要的时间比较多,虽然他们每天都在训练,可到了周末有时仍会加训。

默契度的训练在舞狮中也至关重要。

在协会里面大家都称梁鹏伟为老梁,他的老搭档老王,来自土木建筑工程学院。舞狮训练能够培养默契,老王和老梁两个人从大一开始搭档合作,现在两人都大三了,早已成为了高默契的好兄弟。

尽管如此,两人搭档训练的过程中也遇到过很多问题。让梁鹏伟最后怕的一件事情便是两个人跳桌的时候。刚练的时候,老王没有扶住他,他便直接从一米多高的桌子上摔下来,好在只是简单的刮伤。这一件事,给他留下阴影,以至于每练这个动作时都会害怕。“我每次都会叮嘱他,要扶住要扶住,体能练好之后,这个动作稳了很多。”他说。

2017年在国际交流活动的汉语角活动中,他和老王搭档表演。桌子位置有限,梁鹏伟一跳上去老王有点后仰,老王赶紧往后跳,梁鹏伟也跟着跳,幸好两个人反应及时没有出现差错。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它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对于舞狮的梁鹏伟来说,大多数人只看到了他在舞台上如何的光彩,却不知在舞台背后的辛酸。

 

 

坚持与初心

 

为让龙狮文化在校园内更好的传播,梁鹏伟义无反顾的担当起传播者这个角色,并为之坚持。但是,西大很多同学对龙狮文化的了解不多,这让梁鹏伟很为难,“我们尽量抓住校园内的一切机会来传播龙狮文化,让更多的人了解龙狮文化。”

他认为,西大作为广西最高学府,这项运动不能缺。近几年,其他学校龙狮运动发展得比较快,他心里也很着急。比如广西电力职业技术学院龙狮队伍才成立三年,现在成为整个广西龙狮发展得比较好的一所学校,他们可以跳梅花桩,这种桩是国际桩,可以参加国际级比赛的。梁鹏伟说这个得益于他们的发展模式。他们和外面的狮队合作,请师傅教,学校的队员能学到更多的东西。梁鹏伟叹了声气,他告诉记者他们也有想过借鉴成功的经验,但是一方面因为队员课程多,只有周末才会出去表演,另一方面跳梅花桩很危险,考虑到安全问题就放弃了。

今天是11月5日,距离“百团大战”已经过去一个月了。谈及今年龙狮协会招新情况时,梁鹏伟一脸无奈,随后笑着说,这届招新和去年差不多,最近几年都是十几个,也有一部分大二的同学加入。他反思宣传不到位。“有女孩子吗?”小闻问道。他双手交叉搭在石桌上,笑的更开心了,“前两年还多一点,这两年一年一个,今年没有女孩子。”

“坚持,这是我们社团传承下来的一种精神!”龙狮协会发展到现在,已经第十个年头,这中间经历了辉煌,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坎。梁鹏伟说,有发生过会长一个人负责既教鼓,又教舞狮的情况;也有其他学校的同学因为校区搬迁不得不退出社团,导致人数削减的困境。虽然每年招生人数寥寥无几,但好在每个人都能够坚持,这让梁鹏伟倍感欣慰。在他看来,数量不重要,只要有人来,他们就全力以赴。

他说坚持下来是一件很自豪的事。对于新成员他强调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坚持,教给新队员的第一个内容也是坚持。做到不怕苦不怕累,这是社团传给队员的内在精神,也是“龙狮人”应传承的优秀品质。在训练过程中,队员们能慢慢感受龙狮运动的魅力,并尽自己的能力将之传递发扬。

勿忘初心,善始善终。学龙狮很困难,凭着对舞狮的热爱,他坚持了下来。“我一直很感激队员们的坚持,我也相信加入龙狮社团不会让他们后悔。”

 

 

邓芳利 马薇/文

均由受访者提供/图

 

 

本文于201811月5日在“微闻西大”微信公众号发表

编辑:

上一条:张乾:勤奋出真知 努力成真材

下一条:何锦秀:何处锦云熠,俊秀朱颜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