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西大榜样  >  正文

西大学子捐献造血干细胞 传递生命之光

来源:     文字作者:    图片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05    阅读数:

字体: [ ]

 

“得知自己能救人,心里觉得很踏实,还有点崇拜自己。”6月10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莫怿笑着说道。
  2014年12月,莫怿加入中华骨髓库,两年后他接到相关工作人员的电话,骨髓配型成功,2017年2月22日,在一系列高分辨、体检和注射动员剂等前期工作结束以后,莫怿在同学老师的陪同下,在广西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完成造血干细胞捐献。
  骨髓捐献,即造血干细胞捐献,是造血干细胞捐献移植的前提,造血干细胞捐献移植技术是目前治疗白血病、淋巴瘤和骨髓瘤等血液肿瘤的较为有效和理想的方法,但要寻找与病人组织相容性抗原基因相匹配,不被排斥的造血干细胞却不容易。在有血缘关系的人群中,相匹配的概率是万分之一,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代者只有从非血缘关系的人群中去寻找。
  因此,我国于1992年建立“中国非血缘关系骨髓移植供者资料检索库”,更名为“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亦“中华骨髓库”。
  公民捐献造血干细胞的意义十分重大,如何动员公民加入中华骨髓库并进行造血干细胞捐献成为摆在大家眼前的一个重点难点,下面,我们来看看一位来自广西大学农学院的造血干细胞捐赠者----莫怿的捐赠历程吧。


                             偶然的机会 必然的品格

  莫怿是一个农学院2014级众多学生中的一名,2014年12月份的一天,莫怿和朋友从图书馆走出来,看到图书馆左前方的空地上停着几辆大巴车,车上写着标语“捐献热血,分享生命”,旁边是穿着志愿者服装的学生和医生护士,于是莫怿和朋友来到献血车前排队献血。献血结束后,旁边的志愿者和他介绍中华骨髓库的基本信息,一个偶然的机会,莫怿加入中华骨髓库。
  “听工作人员介绍了一些,大概知道是和献血差不多的事情,能帮助到别人,对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伤害,于是我们那时就加入了中华骨髓库。”
  随着医疗水平的进步,骨髓捐献已经从最初的抽取骨髓血到现在从外周血中直接采集造血干细胞,过程和普通献血过程相同,当然在开始时需要将大量存在于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动员到外周血中,抽完后再进行短期恢复,所以现在也称为造血干细胞捐献,造血干细胞捐献对供者的身体健康不会产生不良影响。
  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在网上百度“造血干细胞捐献”几个字,依旧存在不少怀疑和不安的声音,不少人因此望而止步。
  “在这次成功捐献前也有过一个匹配成功的病人,当时答应下来,可是不知怎么医院方面没有继续联系我,可能是对方有了更好的捐献者,或者不幸去世了,这让我心理有些不是滋味。当初加入中华骨髓库的时候还没有告诉家人,怕他们担心我的安全,后来收到匹配成功的来电后上网查询相关资料,发现现在获取造血干细胞的方式是比较安全和无痛的,这些东西让人很放心,了解以后就不会害怕了。”莫怿分享他当时的想法。


                           捐献过程 同学陪伴师长支持

  造血干细胞的捐献要经过以下过程,报名进入中华骨髓库、与求助的血液病患者初配型结果相合、采集10毫升血液样本进行高分辨检验、体检、注射动员剂、造血干细胞采集,有些步骤耗时较长、对造血干细胞捐赠者来说也存在一些疼痛感和不便,在注射动员剂的过程中,莫怿需要在医院附近住下,时间大概为五六天,在这期间,每天要打两次动员剂,动员剂注射在三角肌上,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身体酸痛,睡眠也会受到影响。得知莫怿同学的无私行为之后,学院对此表示高度重视,特别安排宿舍同学全程参与住院陪护,积极做好莫怿同学的各项保障工作。这段时间里,莫怿的舍友“敏敏”也从学校请假过来陪护他。
  “两个人在酒店看看电视、出门吃吃东西,医院方面建议要多休息、不能劳累,所以那几天还挺好玩儿的。”说到注射动员剂的日子,莫怿轻松地笑道。
  动员剂注射结束后,开始进行造血干细胞的血液离析采集,采集期间,农学院党委书记张永成、党委副书记甘敏思、团委书记徐丽、辅导员张磊等都来到医院,在病房里为莫怿加油鼓劲。学院老师的做法体现了他们对莫怿进行造血干细胞捐献的肯定和支持,也鼓励更多同学参与造血干细胞捐献的群体当众、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救助他人。


                       清晰认识 消除不安 加入助人的队伍中


  中华骨髓库发展至今,根据2017年11月统计数据显示,入库志愿者人数已经达到241万人份,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是相比于庞大的需要救助的患者数目,目前的入库志愿者数目依旧存在很大程度的不足。
  不少人对造血干细胞的安全性存有顾虑,然而,经过仔细了解有关造血干细胞捐献的资料,清楚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流程和技术,就会知道这技术不会对捐赠者身体健康造成伤害,采取过程和刚结束的时候可能会存在一定程度的不适感,但是经过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的调整,即可恢复到往常的状态,很多人不放心,很大原因对相关信息一知半解,对网上一些信息不经验证偏听偏信,等等。

  善行助人,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别人点燃生命的希望,莫怿在路上,千千万万的志愿者在路上。

曾思怡/文

源广西大学农学院官网/图

 

 

本文于2018年613日在“微闻西大”微信公众号发表

编辑:

上一条:爱党敬业是一种幸福——记广西大学行健文理学院语言文学系英语专业教研室副主任韦力文

下一条:吴晓惠:把该做好的事做好,坚持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