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西大榜样  >  正文

“上阵父子兵,一门两校长”——郑建宣郑志鹏的西大情怀

来源:     文字作者:    图片作者:    发布时间:2018-06-04    阅读数:

字体: [ ]

 

  “我一出生就有了与广西大学的情缘……”11月18日,双鬓花白的郑志鹏老校长,在其专场的“我的西大情怀之榜样的力量”大学生分享会上,向西大学子讲述着他与西大的故事。

  这一年,是2017年,郑志鹏与西大相遇的第77年。

 

生于斯,长于斯

 

  西大首任校长马君武先生曾说,西大是他的家——他没有一刻不挂念的家。

    对郑志鹏来说,也是如此:“对于我来说,西大也是一个家吧。因为我在西大工作过,我的父母、姐妹也都在西大工作,可以说全家人都跟西大有关,所以它也是我的一个大家。”

  1931年的一个深秋,巡夜的马君武校长遇到了当时正埋头备课的年轻助教郑建宣,即郑志鹏的父亲。简单交谈后,郑建宣给马君武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33年,郑建宣成为西大公派留学生之一,留学英国,师从诺贝尔奖得主小布拉德,学习X射线金属物理学。

  3年后,郑建宣拿到硕士学位,并获得攻读博士的机会。但想到自己是壮族人的儿子,想到出国留学前马君武校长的临别赠言:“学成后要回来为广西服务。”于是,他毅然回到西大,担任物理学院教授。

  一次,郑建宣和身怀六甲的太太在西大校园散步,碰上迎面而来的马君武校长。马君武见着大肚子的郑太太,微笑着打趣道:“什么时候能吃孩子出生的喜酒啊?”三人和乐相融,一同期待着新生命的降临。而这个新生命,正是后来的郑志鹏。

  1940年,郑志鹏在西大出生。

  “我是6月份出生的,马先生(1940年)8月份离世。没能亲眼见到崇敬的马君武校长是我终身的遗憾。”郑志鹏感慨道。

  在西大校园长大的他,经历了良庆、榕江、鹧鸪江、将军桥时代,西大附小、附中里也都留下他青涩的足迹。忆起童年,郑志鹏眸中又多了一分温柔,目光远眺,仿佛望见了当时的情形:“桂林将军桥的秀丽风光使我难忘。”

    20世纪50年代初,国家教育部对全国高校进行院系调整,郑建宣被调配到东北人民大学(后改为吉林大学)任教。于是,郑志鹏跟随父亲去了北方,结束了在西大的童年生活。

  直到1958年,中央决定重建西大。55岁郑建宣受到邀请后,毅然返回家乡重建西大。拖着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的身子的他一方面跑高教部要政策,另一方面奔波于武汉、长沙、广州等地,说服“老西大”回来。半年后,西大在南宁新址得到重生,郑建宣被任命为重建后的常务副校长。

  而此时的郑志鹏正在外地求学,每逢寒暑假回家探亲,总能看到重建的西大在发生变化。也许是命中注定的缘分,生在西大、长在西大的郑志鹏,后来成了西大的校长。

 

子承父志,助力西大挺进“211”

 

  从重建到1987年辞世,郑建宣在西大辛勤耕耘了29个春秋。

  1994年,郑志鹏到南宁出差,广西领导希望他能兼任广西大学校长,以推进“211工程”申报工作。

  郑志鹏犹豫了。

  “要回来建设自己家乡的大学当然很高兴,这是义不容辞的。”郑志鹏在分享会上说。然而,时任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长工作任务已很重,又赶上由郑志鹏领导进行的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能挺进世界一流水平的关键时刻。他怕精力不济影响了西大的工作,故而不敢贸然接聘。

    犹豫不决中,父亲爱家乡、爱西大的场景一再出现在郑志鹏脑海中。最后,在当时的中科院院长周光召支持下,郑志鹏接受了聘任,并立志秉承父亲遗志,将西大办成全国重点大学。

  1995年2月,郑志鹏正式上任。

  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同校领导统一思想,动员全校师生把握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让大家奔着共同的目标——“定要进入211”而努力。

     不辞辛劳,上下求索、京邕往返,郑志鹏积极主动与当时的校领导马继汇、吴恒等同志一同努力,力争西大能早日进入“211工程”。

  当时,西大师生都团结一致,努力贯彻实施学校改革措施。“那两年,广西大学的整个气氛非常好。大家觉得机会难得,劲都往一处使。”郑志鹏后来听学校里的教职工回忆。

  几经波折,1996年10月5日,终于迎来了“211工程”专家评审组。郑志鹏作为校长,要面向院士、专家们进行演讲,在四五十分钟内展示完西大的历史、现状、学校的发展方向、目前离211高校的差距以及现阶段工作的落实的情况。

    郑志鹏写好演讲初稿,再和其他校领导一起讨论、修改,接着给其他人演示,大家提了意见,再次进行修改。反反复复,改到郑志鹏自己都忘记改了多少遍,“基本上都背下来了。”尽管准备了很长时间,却依然紧张。但想到自己身后是广西大学的全体师生,自己代表着他们,郑志鹏的底气又足了不少。

    最后,演讲很顺利,时间把握到位,感情也很充沛,评审组给予了高度评价。

  二十多年过去了,郑志鹏至今还记得专家组宣布西大通过211评审的场景:“那天,大概7点钟左右,西大大礼堂里坐满了等待结果宣布的人,后来人越来越多,把礼堂后面站满了都还不够。”当专家组代表宣布:“广西大学正式进入211!”话音一落,现场爆发出一致而有力的掌声,坐在台下的郑志鹏也鼓着掌,喜不自胜。他忍不住环顾四周,目光所及尽是欢欣地鼓着掌的人们,掌声响彻礼堂,足足响了五分钟:“这个场景,至今仍然无比清晰。”

 

身不在,心犹在

 

  1997年以后,郑志鹏逐渐从职务上退下来,专心研究工作,不再担任西大校长,但他始终默默注视着西大的成长。

近年来,他一直在关注西大物理学院博士点申报的进展情况。看到西大进入双一流学科学校,他由衷地高兴。此外,每年的北京校友会,也总是会出现他的身影。正如他所说:“我心中的西大情怀始终汹涌澎湃。”

  在马君武校长心中,“拼命”是西大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精神所在。而在郑志鹏眼中,西大精神则是:“把家乡的教育搞好,把西大的学生培养好,把他们培养成祖国需要的人,培养成思想健康、品质高尚、掌握知识的人。”

  父亲郑建宣对家乡和祖国的热爱深深影响着郑志鹏。继承父亲那一代老西大的事业,把父亲当年没有完成的事情做完,成为郑志鹏一生的心愿:“把广西大学建设成211,是对父辈的一个告慰,也是对老一辈的回报,传承的更是对家乡、对祖国的热爱。”

  从马君武到郑建宣,再到郑志鹏,“建设西大,发达广西”的接力棒在一代一代中传递。时代在变,不变的是他们对西大的情怀。

 

农艳芳 刘婷婷/文

刘婷婷/图

 

    本文于2017年11月29日在“微闻西大”微信公众号发表

 

编辑:

上一条:保研北大蔡尚斌:文明其精神 野蛮其体魄

下一条:“学渣”逆袭成“学霸”,只因他走了这一步!